返回中华典藏

《道德经》楚简本

pj73891901 10月前 261

第一章

絕智棄辯,民利百倍;絕巧棄利,盜賊亡有;絕偽棄慮,民復稚子.三言以為使不足,或令之,或乎豆:見索保仆,少私須欲

[注釋]

1."乎":裘錫圭云,此"乎"讀呼,祈使,大聲呼喊也.

2."豆":古食器與容器,此處乃作稱量講.

3."須":面毛;"須欲":細柔微弱的欲望.

4."索":追求,索取. "仆":臣仆本份.

[譯文]

"杜絕智巧,拋棄巧言利口,人們會有百倍的好處;杜絕機巧,拋棄貨利誘惑,盜賊才會逃匿;杜絕偽善,拋棄謀慮,人民就會從新象有而那樣純樸.這三句話還不足以讓臣民照辦,或命令他們,或者衡量一下他們:看看他們追求的是否仆從于道[或保持臣仆本份],是否私心小,欲望細微柔弱."

[辨析]

本章相當于今本19章,帛書88章.與今本,帛書比,只有兩句相同,其它9句含義不同,甚至大異.再沒有那個章更能夠反映帛書,今本老子對古老子的系統改造了:首先:本章在竹簡本中居于首章,可見老聃非常重視與強調此問題.其次:"絕智棄辯"與"絕圣棄智"、"絕偽棄慮"、"絕仁棄義"不同.其三:"見索"不同于"見素","保仆"不同于"保樸". 其四:"以為使"不同于"以為文".

第二章

江海所以為百谷王,以其能為百谷下,是以能為百谷王.圣人之在民前也,以身后之;其在民上也,以言下之.其在民上也,民弗厚也;其在民前也,民弗害也.天下樂進而弗厭.以其不爭也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.

[注釋]:

1."厚":負擔

2."害":害怕

3."進":擁護

[辨析] :

此章敘說謙下與置己之利益于民之利益之后的道理。帛書、今本的文字修飾改造很大:將自然的"下之","民上","民前",變成了有目的的"善下","欲上民","欲先民",有了權術之嫌.即使如此,恐怕也是曲高和寡.

第三章

罪莫厚乎甚欲,咎莫險乎欲得,禍莫大乎不知足,知足為足,此恒足矣. (帛書:天下有道,卻走馬以糞;天下無道,戎馬生于郊.[罪莫大于可欲,禍莫大于不知足,咎莫慘于欲得,故知足之足,恒足矣]).

[注釋]

1.今本46章后半部分,帛書13章.

2.“厚”:重,大,多之意也。與“大”字略有不同. 3."甚欲"不同于"可欲"。《說文》:"甚,尤安樂也." 段注:"人情所尤安樂者,必在所溺愛也." 所以,"甚欲"是指食淫聲色之類.

[辨析]:

"可欲":任情縱欲,已不限于食淫聲色了。如爭名,任性,蠻干,賭氣,知錯不改,已非"甚欲"可比.其害之大,其禍之劇,殃及國家、民族,遠非個人食色之害(當然,此對侯王君王等而言.) 今前有“天下無道,戎馬生于郊”之句,此不義之戰往往起于任性,爭名,使氣,功名欲望之"可欲"----放縱自己的欲望,而使母馬也不得安生,何況于人.此處文字不同,可見簡本,帛書,今本成書年代的不同.

第四章

以道佐人主,不欲以兵強天下.善者果而已,不以取強. 果而弗伐,果而弗驕,果而弗矜,是謂果而不強.其事好.

[注釋]:

在今本30章,帛書104章

1.已:停止.

2.強:逞強

[辨析]:

此章帛書增加許多文字.春秋與戰國兩時代戰爭規模,頻繁程度,持續時間不同,差異很大.帛書增加"師之所居,楚棘生之",而今本再增加八字"大軍之后,必有兇年".則又是多次血流成河、白骨如山的教訓結晶。老聃的反戰思想無疑被太史儋大大深化發展了。

第五章

長古之善為士者,必隱弱玄達,深不可識,是以為之容:豫乎,若冬涉川;猶乎,其若畏四鄰;嚴乎,其若客;煥呵,其若釋;屯乎,其若樸;沌乎,其若濁.孰能濁之以束者?將徐清;孰能庀(bi)之以往者?將徐生.保此道者不欲尚盈.

[注釋] 

1 ."隱弱玄達":隱忍、柔弱謙下、深奧、通達

2."豫":審審慎慎

3."猶":反復考慮

4."屯":敦厚樸實

5."樸":未經雕琢

6.“沌”:(名利欲望)未經開化

7."庀"(bi):醫治

8."尚盈":推崇自滿和過分

9."濁":渾濁,混亂;

[譯文]:

"遠古時代善于做事的人,必然隱忍、柔弱謙下、深奧、通達,高深得難以認識,所以才描繪一下他的形象:他審審慎慎呵,就象踩著薄冰過河;他反復考慮呵,就象害怕四面受敵;他恭敬嚴肅呵,象位賓客;他的光亮呵,象冰凌消融;他[名利欲]未經開化,一如渾濁.誰能對混亂加以管束,控制?那將會慢慢澄清;誰是能從以往的經歷中找出醫治辦法的人?那將會慢慢發生變化與生長.遵行此道的人,不想推崇任何自滿和過分."

[辨析]: 

今本15章,帛書84章。

此章直承上章"以道佐人主者"而來。佐人主者不該以兵強天下,但總須做事----要善于做事做人,必須善于運用遠古的經驗教訓去做事:慎之又慎,穩而又穩,恭敬嚴肅,敦厚樸實,心胸開闊,絕不急躁進,遽進,此即本章之主旨.

第六、七、八章

為之者敗之,執之者遠之.是以圣人亡為故無敗,無執故無失. 臨事之紀,誓終如始,此無敗事矣. 圣人欲不欲,不貴難得之貨;教不教,復眾人之所過.是故圣人能輔萬物之自然而弗敢為.

[注釋]

1."遠":遠離,疏遠

2."亡":本字,躲避,隱蔽之意.

3.“紀”:總的原則. "臨事之紀,誓終如始":對付各種事情總的原則是,發誓在終了時與開始時一樣謹慎."復眾人之所過":彌補眾人的過錯. "是故圣人能輔萬物之自然而弗敢為":所以圣人能夠順應,輔助萬物的自然發展而不會妄自去做.

[辨析]

與帛書今本相比,此章最大的區別是“亡為”和“亡執”。此"亡",非死亡,滅亡,而是躲避,隱蔽之意義.說文:亡,逃也.段玉裁云:要領會亡的意思,是繞道而行,躲于隱蔽之處.古書多有“亡去”之句,即出亡在外,躲起來了.另外,"遠之"而非"失之",這里"圣人"是指圣君,侯王等而言,他們的"為"一般不要親自出面,隱蔽一些,以便發揮和調動群下的才智.若相反,國君親自出面,大說特說,誰還敢說什么?投其所好者就會大行其是.此即"亡為"和后來的"無為"的由來. 所謂“執”是指主張,意見,非指權柄,權柄豈能不執? "執之者"是說固執己見的侯王只能使佐人事者成為裝飾,或者干脆另謀他就遽?

第九章

道恒亡為也,侯王能守之,而萬物將自化.化而欲作,將鎮之以忘名之樸.夫亦將知足,知足以束,萬物將自定.

[注釋] 

在今本相當37章.帛書則是最后一章112章.

1."亡為":不親為之意."亡"是本字,非借字,隱蔽、逃避

2."化":歸化.

3."作":親自作為一番.

第十章

為亡為,事亡事,味亡味,大小之.多惕必多難,是以圣人尤難之,故終無難.

[注釋]

1."惕":敬愛

2."難":憂患."難之":充分估計憂患.

[譯文]:

作為是隱蔽的作為,作事是不聲不響的事,趣味是隱而不宣的趣味,這樣就會大事化小,"多事化少".多敬愛必然多憂患,所以圣人總是充分估計憂患,所以最終那個避免憂患.

[辨析]

"多惕"即眾多敬愛,其實其中可能隱藏著很多困難甚至憂患,絕不"事"才能避免其難.如"齊桓公好味,而易牙烹其首予而餌之;虞君好寶,而晉獻公以璧,馬釣之;胡王好音,而秦穆公以女樂釣之".這些都是老聃以前的史實.

第十一、十二章

天下皆知美之為美也,惡已;皆知善[之為善],此其不善已.

有無之相生也,難易之相成也,長短之相形也,高下之相盈也,音聲之相和也,先后之相隨也. 是以圣人居無為之事,行不言之教,萬物作而弗始也,為而弗志也,成而弗居,夫唯弗居也,是以弗去.

[注釋]

1."為而弗志":即施惠而不望報答。

2."行不言之教":用身教而非言教.

3."弗始":不擾亂,打亂(它的自然秩序) .

[辨析]

此章與帛書,今本幾乎相同.分三段:第一段是思想認識上的辨證法,第二段是客觀事物的辨證法;第三段是由上兩段引出的政治、為政的辨證法."

第十三章

道恒無名,仆唯棲,天地弗敢臣.侯王如守之,萬物將自賓.

[注釋]:

1."唯棲":《說文》:"唯,諾也." ;"棲":棲息; "仆唯棲":(道)仆從依附棲息于萬物。

2."臣":以……為臣。"自賓"自然歸化。

[譯文]:

"道永遠是無名的,不追求名譽的,它仆從依附棲息于萬物,但是連天地也不敢臣服它.侯王如果遵守道的無名,不求名,萬物將自然歸化."

[辨析]

本章獨立為一章,相當于今本32章前半部分,帛書105章。本章中老聃勸侯王守備著道的無名,不求名之教顯得更加突出。

第十四章

天地相合,以俞甘露,民莫之令而自均安.始折有名,夫亦將知止,知止所以不殆,譬道之在天下也,猶小谷之于江海.

[注釋] :

1."俞":《說文》:"俞,應允也"

2."折":轉向,轉折。

[譯文]

"天地陰陽和通,將會普降甘露,民眾沒有誰去要求他,就會自然受到同樣恩惠,安定下來.這時開始轉向有名望了,那么就要知道適可而止,適可而止不會招來禍殃,就象道在天下那樣靈應,又如小河大川之水必然流向大海那樣靈應."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32章后半部分,帛書107章。由于分章和一個字的不同,更顯露和突出此章的主旨.帛書和今本的"始制有名"與簡本的"始折有名"不同."制"有人為因素,"折"則是一種自然的轉折,轉向."始折有名,夫亦將知止"---開始轉向有名望了,(百姓感恩戴德),那么就要知道適可而止.否則君王就會往往歸功于己,頭腦發熱,驕傲自滿,進而做出種種蠢事.古代如此,今天又何嘗能夠完全避免呢?所以,有名以后,別忘乎所以!這就是本章之主旨.

第十五章

有狀混成,先天地生. 奪穆,獨立,不垓,可以為天下母.未知其名,字之曰道,吾強為之名曰大. 大曰逝,逝曰遠,遠曰反.道大,天大,地大,王亦大. 國中有四大安,王居其一安. 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.

[注釋] 

1."奪穆":奪—勝過,穆---肅穆莊嚴;

2."垓":邊際;

3."逝":運行不止;

4."遠":廣闊無邊;

5."反":循環往復

[譯文]

"有種狀態形成于宇宙混沌之初,它先于天地而存在.它勝過一切的莊嚴肅穆.獨立長存.無邊無際,它可以作為天下萬物的本源. 不知道它的名字,給它取個名字叫"道".我再勉強給它取個名字叫"大".大又叫運行不止,運行不止又叫廣闊無邊,廣闊無邊又叫循環往復. 道大,天大,地大,王也大. 國中有四大則安寧平靜,王是安寧平靜中之一啊. [人以地為生,所以]人不能違背地;[地以天為轉移,所以]地不能違背天;[天為道所包容,所以]天應服從道;[道以自然為歸依,所以]道應效法自然."

[辨析]:

此章與今本,帛書幾乎全同. 一種原始的宇宙本體論.但引入政治生活,則簡本為"國中有四大安,王居其一安",帛書和今本為"國中有四大,王居其一焉".無前句之"安",改后局之"安"為"焉",含義不同.

《說文》:"安,靜也." 安靜、安寧、安定當為"安"本意.而這些又都歸于"靜".此正乃老聃說教的核心.帛書、今本中正有"守靜篤"之說.司馬遷概括老子的思想,其中正有"清靜自正". 凡是能夠真正遵崇此四大的,就會"安"、"靜"、"定".因為在以手工業和農業為主的社會里,在經濟上必須遵行自然客觀規律,一點也不能夠違背;而政治上則必須"定于一"(孟子語),老子的話叫"王大",否則就會你爭我奪,戰亂紛飛. 一個候國如果政治上不統一,卿大夫和侯王爭大,那也會國難不已,但首先王必須安靜. 這或許就是"國中有四大安,王居其一安"的含義. 它與帛書"國中有四大,王居其一焉"的含義不同. 簡本文字只差兩字.卻恢復了老聃的一層深意,凸現了老子的政治哲學,使文意一新.

第十六章

天地之間,其猶橐籥與?虛而不屈,動而愈出. (帛書: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;圣人不仁,以百姓為芻狗.[天地之間,其猶橐籥與?虛而不淈,踵而愈出.] 多聞數窮,不若守中.)

[注釋]

"橐籥",過去多訓為風箱,其實王弼訓為"管樂器"更正確些.

[譯文]

"天地之間,它不象一倉庫管樂器嗎?空空虛虛而不彎曲,愈動它就會愈有話說."

[辨析]:

此章在今本第5章中間,帛書74章.老聃認為,國家與社會一樣象一樂器,你不動它,不吹它,它就平靜的在那里.一旦動它、吹它,他就有話說了;你愈動,它就話愈多. 動的人自然是侯王,為政者.正象"絕智棄辯"一樣,那時的老子尚未提出"絕仁棄義",所以這里是指智者,辯者之言與私學之言.他們七嘴八,弄的社會不得安寧.到了太史儋時,更發展到懷疑"仁義",不滿"仁義"了,以至有"天地不仁","圣人不仁"的語句.帛書后面加了"多聞數窮,不若守中"的文句,不僅不主張多動多言,更發展到不主張多聽.尤其是出于私欲私利的"仁義"等話語.最好是保持中庸.

第十七章

至虛,恒也;守中,篤也.萬物方作,居以待復;萬物員員,各復其槿.

[注釋]:

一、"員員",乃極言其多.《說文》:"員,物數也".段注:"數木曰枚,曰挺,數竹曰簡,數絲曰綸,數物曰員."

二、."槿":柄也,本也.

[譯文]:"致力心靈的虛無,經常不懈;堅守中庸,一心一意.萬物方興未艾.坐以等待它們的反復;天下之物數不勝數,都要回到它的根本上來."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16章前半,帛書85章.帛書、今本后增加50多字,發展甚多. 且將"守中"改為"守靜".即侯王應該以清靜為本,絕不妄作,寬容大度,公正無私.簡本則只強調"虛無,守中,靜待靜觀",這可反映了思想認識上的進程,而且反映了時代的差異. 由"守中"到"守靜"正如"絕智棄辯"到"絕仁棄義",由"亡為"、"亡名"到"無為"、"無名"一樣,均是時代背景下的產物。

第十八章、十九章

其安也,易持也. 其未兆,易侮也. 其脆也,易判也. 其幾也,易剪也.為之于其亡有也,補之于其未亂.

合抱之木,生于毫末;九成之臺,作于累土;百仞之高,始于足下.

[注釋]

1.持:維持,控制;

2.侮:傷害;

3.判:分化;

4.剪:剪除,剪滅

5.亡有:(禍亂處在)萌芽隱蔽之時.

[譯文]:

"禍亂未起,事情尚在安定時,容易維持控制.霍亂尚未形成前,容易傷害它.禍亂處于脆弱時,容易分化。禍亂的力量微小時,容易剪滅。防止禍亂要在它萌芽隱蔽之時,補救禍亂要在未亂之前。 合抱粗的大樹;由幼芽兒長起;九層的高臺,是由一筐筐的泥土壘起來的;萬仗之高,是由腳底下一步步爬上去的."

[辨析]

此在今本64章之第一,二節,帛書39,40章. 所謂亂,非指一般的事故,二是指國家的禍亂.這一切要在國家穩定時,禍亂尚未形成或處于萌芽脆弱之時設法消除,防患于未然,補救于未亂.用《尚書.五子之歌》的話說:"怨豈在明?不見是圖."

第二十章

智之者弗言,言之者弗智.閉其兌,塞其門,和其光,挫其銳,同其塵,解其紛,時謂玄同.故不可得而親,亦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亦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貴,亦不可得而賤.故為天下貴.

[注釋]

1."智":本字,泛指聰明人及其群體------知識階層。帛書,今本之"知",乃"智"的假借;

2."之":助詞,相當于"的",帛書和今本所無,此字很重要,有"之"可以解釋全章"可以解釋全章.

[譯文]:

"智者不擅自說話,說話的不敢自以為智.堵塞他們的交往,關閉他們的學門,解除他們的紛爭,這叫深奧的同.所以,不能對他們親近,也不能對他們疏遠;不能給他們以利,也不能給他們以害;不能使他們高貴,也不能使他們低賤.這樣才能為天下人珍貴."

[辨析]

在今本56章,帛書28章。本章主旨和第一章相同。

第二十一章

以正之邦,以奇用兵,以無事取天下.吾何以知其然也?夫天下多忌諱,而民彌畔;民多利器,而邦家滋昏;人多智,而奇物滋起.法物滋彰,而盜賊多有.是以圣人之言曰:我無事而民自富;我亡為而民自化;我好靜而民自正;我欲不欲而民自樸.

[注釋]

1."之":為也,臨也.

2."法物":法律和刑具

3."奇":詭詐的方法

4."畔":違背;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57章,帛書29章.與之幾"無事"提到第一位,恰與前面的"以亡事取天下"相對應.前一個是"亡",后一個是"無".前"亡事"是指相安無事,有事也不聲張;而后面的"無事",是指諸侯勿生事,勿以己事擾民誤國.《左傳.僖公十九年》:"以欲從人則可,以人從欲則難." 如唐初對老子思想的運用與總結:

1."唐初承隋之弊,猶漢之代秦。太宗謂是侍臣曰:‘往昔初年,京師......遂至亡滅.此朕所目見.故夙夜孜孜,唯欲清靜,使天下無事.遂得徭役不興,年谷豐稔,百姓安樂,夫治國猶栽樹,木根不搖,則枝葉茂盛,君能安靜,百姓何得不樂乎?"(《貞觀政要.論政體》)

2.魏征曰:"隋民以富強而喪敗,動之也;我以貧窮而安樂,靜之也.靜之則安,動之則亂."(《貞觀政要.刑法法》)

3.唐太宗曰:"夫不失時者,在人君簡靜乃可致耳.安人寧國,惟在于君.君無為,則人樂;君多欲,則人苦.朕所以抑情損,克己自勵."(《貞觀政要.務農》)

這就是吾"無事"、"無為"、"好靜"、"無欲"的最好注釋. 而漢初,東漢初,北魏前期.......無為之治,更是具體的實踐.簡而言之,"正"是什么?即"無事、無為、無欲、好靜",以此治國,在條件成熟時,也能夠取得天下的歸從.比起孔孟之,老子的這個方劑,看似簡單,其實卻有很深的內涵,也是根本之方.也為歷代君王所成功實踐了的.

第二十二章

含德之厚者,比于赤子.蛹蝎蟲蛇不螫,攫鳥猛獸不扣,骨弱筋柔而提固.未知牝牡之合然怒,精之至也;終日乎而不憂,和之至也.和曰常,知和曰明,益生曰祥,心使氣曰強,物壯即老,是謂不道.

[注釋]

1."扣":傷害.

2."強":逞強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55章,帛書27章.此章不僅講修身養性,還講益身,益氣之術.

第二十三章

名與身孰親?身與貨孰多?得與亡(喪身)孰病?甚愛必大費,厚藏必多亡.故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.

[注釋]

 1."多":寶貴

2."病":害

3."愛":吝嗇;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44章,帛書1章. 本章的編排比帛書和今本更合理.上章最后談"益生曰祥",前面又多涉及修身養性,益身養命的問題,此章轉而談看輕名利,財貨"以可長久",符合思路進程和思維邏輯.此章進行重身、輕名、輕貨之教.

第二十四章

反也者,道動也;弱也者,道之用也.天下之物生于有,生于亡.

[注釋]

1."反":相反的方面

2."動":轉化

3."亡":隱蔽,躲藏.

[譯文]

"相反的方面,是道轉化的方面;柔弱的方面,是道發揮作用的方面. 天下的事物發生于可見的有,也能發生于隱蔽而看不見的無(亡)."

[辨析]

本章在今本44章,帛書6、7章.此章是上章的繼續、概括、提高.21章的"無事、亡為、好靜",22章的"比于赤子",23章的"輕名、重身、輕貨"及25章又一次深入的說教"持而盈之,不若其已"、"金玉盈室,莫之能守."等都是圍繞"反者道之動,弱者道之用"這個中心論點在說教.從19章到25章,都是在說教:教育侯王統治者,立于反弱,無事可事,亡為可為,亡欲可欲,忘名可名,不爭可爭,身退則進.不會突然冒出"萬物生成論"、"宇宙本體論".如帛書、今本之"天下之物生于有,有生于無.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.萬物負陰而抱陽,中氣以為和."這是萬物生成論,顯然是經過改造(誤解的改造——簡本"生于亡",少了個"有",且是"亡"不是"無"),編次上與上下章不相聯系、脫節,且被引向別的論題.因此,對于"反者道之用,弱者道之用"之始初含義,有必要從新認識. 看來《文子.原道》:"無形而有形生焉,無聲而五音鳴焉,無味而五味形焉,五色而五色形焉,有生于無,實生于虛."才是"生于亡"的準確含義.

第二十五章

持而盈之,不若其已;揣而群之,不可長保也.金玉盈室,莫能守也.貴富而驕,自遺咎也.功述身退,天之道也.

 

[注釋]

"述":表明

[譯文]:

"雙手捧得滿滿的,不如算了吧;懷里揣藏得多多的,哪能長久保住呢?金玉堆滿一屋,不可能守住它.貴了,富了,就驕橫傲慢,等于給自己種下了禍殃.功勞已經表明,就引身退下,天之道啊! "

[辨析]在今本第9章,帛書78章.

乙篇(楚簡《老子》乙組共18枚。其中1—8,9—12,13—18簡之文句前后相聯。因此編為三組。)

第二十六章

給(ji)人事天莫若穡(se),是以早備,早備是謂重積德,重積德則無不克,無不克則莫知其恒,莫知其恒,可以有國,有國之母,可以長久. 是謂深槿,固氐,長生久視之道.

[注釋]

1."積德":積累功德

2."槿":《玉篇.木部》:"槿,柄也"

3."氐":《玉篇.氏部》:"氐,本也"

[譯文] :

"富足人民,侍奉上天,沒有比務農更重要了.惟有務農,所以才能早作準備與預備,早作準備與預防這叫不斷積累功德,不斷積累功德,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,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,就不知道它持之以恒何在,不知道它持之以恒何在,就可以享有國家,就掌握了國家的根本,可以長治久安.這就叫深藏國柄,鞏固國家根本,長生久視之道啊!"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59章,帛書31章。 老聃的重農思想,歷史根源深遠.重農是周人創國立國之本.如《史記.周本紀》記載周始祖后稷教民稼穡,以及公劉帶領周民由岐入豳,"復修后稷之業,務耕種,行地宜"使得"行者有資,居者有蓄積",百姓多歸之,"周道之興由此始".可見周人的尊德思想,就是從后稷教民稼穡開始的."德"是什么?它不僅是一種空洞的道德說教,而且還是一種物質福利——即重農給予人們的的恩惠福利.

第二十七章

學者日益,為道者日損,損之又損,以至于無為也,無為則無不為."

[注釋]

"學者"---知識階層;帛書和今本作"為學者",猶如學生;兩者含義不同.

[譯文] : "學者一天天增加,[功名欲望與偽行偽善也會隨之增大與蔓延],因而遵行大道的人會一天天減少,減少再減少,總要回到無私為上來,無私心無私為,則無所不為."

[辨析]

在今本48章,帛書16章.本章主旨和首章相同.

第二十八章 絕學無憂

[辨析]

此句在今本19章之末句,帛書89章.主旨和上章首章一樣.此章與上章緊接,猶如父子夫婦.獨立為一章。

“絕學”者絕何學?哪一家學?是否包含官學?君國之學?引兩條黃老學派的理論可知要"絕"的是"私學"、"俗學"——《尹文子.大道》上:"故所言者,極于儒墨是非之辯,所為者極于堅偽偏抗之行,求名而已,故明主誅之."總之,道家實際上將儒家墨家等為學者的大多數,視為"不肖者"、"不善者"甚至"兇人".他們認為私學,俗學中的絕大多數人是把追逐知識當做謀求名利,炫耀聰明的手段而已,他們這么做的社會后果必然會引起民心競,乃至民心亂,社會動蕩.所以必須絕之而后已,方能無憂患.

第二十九章

唯與呵,相去幾何?美與惡,相去若何?人之所畏,亦不可不畏.

[注釋] 

"呵":斥責.

[譯文]

"應諾與呵責,兩者相差究竟有多遠?美和丑,它們究竟不同在哪里?世人所害怕的,也不能不感到害怕."

[辨析]今本20章中間部分,帛書90章。

第三十章

人,寵辱若驚,貴大患若身.何謂寵辱若驚?寵為下也.得之若驚.失之若驚,是謂寵辱若驚.何謂貴大患若身?吾所以有大患,為吾有身.及吾亡身,有何患?故貴為身于為天下,若可以托天下矣.愛以身為天下,若可以寄天下.

[注釋]

"寵為下":受到尊寵的驚恐小些."下":小;

[辨析]

在今本13章,帛書82章.和帛書,今本基本相同,只是前面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"人"------這里是一種泛指.此章須和下面36章聯系起來看.兩章的主旨一致.從"可以托天下"的對象看,本章進言的對象只能夠是君上、圣者等.連自己的生命、修養都不顧的人,是不能夠將天下托付給他的.

第三十一章

上士聞道,勤行于其中;中士聞道,若存若亡;下士聞道,大笑之,弗大笑,不足以為道.是以建言有之:"明道如悖,痍道如類,進道如退."

[注釋]

1."建言":自古以來的話語

2."類":保衛

3."進":接近

4."痍":踐踏

5."明道如悖,痍道如類,進道如退":懂得道的好象違背道,踐踏道的好象保衛道,接近道的好象遠離道. 

第三十二章

上德如谷,大白如辱,廣德如不足,建德如輸,質真如渝.大方亡隅,大器慢成,大音祗聲.天象亡形,道褒無名.夫唯道,善始且善成.

[注釋]

1."輸":怠惰

2."渝":渾濁

3."隅":棱角

4.“祗”--敬 ,"祗聲"---敬音.

[譯文]:

"德行高尚,虛懷若谷;潔白光彩,好似卑;;恩德廣布,好似不足;建立功德,好似怠惰;質樸純真,好似渾濁.方方正正,隱去棱角;大才大器,決非速成;偉大之音;珍貴其聲.天象隱蔽,常變其形;道總是褒獎不求名的人. 只有象道那樣[安于無名],才有良好的開端和良好的結局."

[辨析]

今本41章后半部分,帛書第5章.此章有3點異于帛書和今本,且優之:

第一:"大器慢成"非"晚成". 多少事,不能急!何況"大器"?《說文》釋“慢”有"惰"和"無畏"的兩個意思.第二:“大音祗聲"非"大音稀聲". "祗":尊敬;偉大的聲音不可能多,多且濫則不敬,也就不莊重,不重要了. 第三:"天象亡形"非"大象無形”.今本誤"天"為"大"."亡"非"無",前者乃隱蔽,變化之意. 出亡在外的人不僅隱蔽,而且常變化.天象不也是隱蔽的,經常變化的嗎?同樣,"亡隅"也比"無隅"好.可見楚簡《老子》解決了千古《老子》之疑案.

第三十三章

閉其門,塞其兌,終身不危. 啟其兌,賽其事,終身不救.

[注釋]:

1."門":私學之門

2."兌":《說文》:"兌,說也.",交往.

3."賽":競賽.

[譯文]

"關上私學的大門,堵塞他們的交往,終生不會出現危險. 開放他們的交往,鼓勵他們從事競賽,終身不可救藥."

第三十四章

大成若缺,其用不弊.大盈若盅,其用不窮。大巧若拙,大成若詘,大直若屈. 

[注釋]

1."盅":細小有限。

2."弊":弊端

3.詘--言語遲鈍。

[譯文]:

"最成功的,也象有缺陷的,它的作用才不致產生弊端。豐滿充盈的,象細小有限的,它的作用才不致窮盡.最靈巧的,看似笨拙的;最成功的,看似言語遲鈍的;最正直的看似彎曲的."

[辨析]

在今本45章前半部分,帛書11章.與帛書比,此章無"大贏如絀"——最成功的卻似欠缺的.與今本比,不僅無上句,而且無"大辨若訥"句. 但是簡本多了一句帛書、今本所沒有的:"大成若詘"——最成功的看似言語遲鈍的. 老聃之世,已先后出現拓地千里,并國數十的侯國.但他們"其興也勃,其亡也忽."這里有個通病:"即沒有看到大成功也必定存在種種缺陷。而且大成之后,總是伴隨著自己與湊趣者的大吹大擂,自我標榜,自以為是,拒諫飾非,忘乎所以." .所以后來帛本有了:"吹者不立",以及不自我,不自矜,不自見,不自是的倡導.

第三十五章

趮勝蒼,青勝燃,清靖為天下定.[帛書:趮:zao疾速運動)勝寒,靜勝炅(jiong熱),清靜可以為天下正.]

[注釋]

清靖:《說文》:"靖,立[竫jing]也.從立,青音."段玉裁注:"謂立容安(竫)(靜)也". 所謂"竫",他說:"凡安靜之字宜作"竫","靜"其假借字也."同時,"靖"、"竫"還有安定、平定、治理、善.......等含義.

[譯文] "

蟲鳥喧鬧勝過滿目蒼涼,青青蔥蔥勝過房舍燃燒.清淡安靜為了天下安定."

[辨析]

今本45章,帛書12章. 與帛書、今本相比,有六字不同. 兩相比較,簡本的意境深度,顯然超過帛書、今本. 形象的表達了老聃反對戰爭,渴望統治階層清淡.帛書、今本下面接著的文字就是:"......天下無道,戎馬生于郊."的文字看來就是順此思路發展而來的.

第三十六章

善建者不拔,善保者不脫,子孫以祭祀不頓.修之身,其德乃真;修之家,其德有舍;修之鄉,其德乃長;修之邦,其德乃豐;修之天下,其德乃溥.[故以身觀身],以家觀家,以鄉觀鄉,以邦觀邦,以天下觀天下.吾何以知天下之然?以此.

[注釋]

1."舍":歸宿;

2."長":擴大;

3."豐":富強

4."溥":普施,普惠.

[譯文]:

"善于建立的就拔除不了,善于抱持的就不會脫落,因而其子子孫孫的祭祀就不會停頓. [將此善建、善抱持之理]修治于自身,他的德就真實;修治于家族,他的德就有了歸宿;修治于鄉里,他的德就會擴大;修治于天下,他的德就普惠天下. 所以,從個人/家族/鄉里/國家/天下是否善建、善抱來觀察這個人/家族/鄉里/國家/天下。我是怎么知道天下的是與非呢?就是采用這個辦法."

[辨析]

在今本54章、帛書26章. 儒家有其"修齊治平"的理論,老聃也有——"善建"、"不脫". 這與兵家的思想相通: 《孫子兵法.計篇》曰:"先為不可勝,以待敵之可勝.不可勝在己,可勝在敵."即首先要立于不敗之地,要致力于自身的"不可勝"的努力. 同樣,為人為政治國也有"無為不可勝"的問題. 春秋后期,亡國相繼,殺君不絕. 最迫切、最根本的問題"子孫祭祀不頓",先從個人的"不拔"、"不脫"做起.然后再發擴展到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. 什么是"德"?這就是"德".韓非子說:"德者,得身也."、"德者內也,得者外也."這真是再實在不過.

丙篇(附錄):楚簡《老子》"丙"組有14枚竹簡,含有今本4個章的部分或者全部內容. 其中1---3、4---5、6---10、11---14簡之文字前后相銜接,因此編排4組,承接乙組的章次.

第三十七章

太上下智. 佑之其即,親譽之其即,畏之其即. 侮之. 信不足,安有不信.猶乎,其貴信也. 成事述功,而百姓曰我自然也. 故大道廢,安有仁義;智快出,安有大偽;六親不和,安有孝慈;邦家昏亂,安有正臣.

[注釋]

1."即":就食、接近、迎合

2."安":于是;

[譯文]

"最好是降低智者的聲望. 福佑他們,他們就會接近你,就食于你;親近和贊譽他們,他們更會迎合就食于你;他們畏懼你,也會設法接近你. 要看不起他們(侮之). 誠信不足,于是有不信任. 猶猶豫豫啊,使他們慎貴其言. 事遂功成,這樣百姓才能說我遵順自然. 所以說,大道廢棄,于是有了仁義;智者們迅速出現,于是才產生大詐大偽;六親不和,于是有了孝慈;國家昏亂,于是有了忠正之臣."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17、18兩章,帛書86、87章. 本章和首章涵義相同.

第三十八章

勢大象,天下往,往而不害,安坪太.

[注釋] 

1."勢"---威力、權力、聲勢、力量

2."坪"---本字,大地平坦.《說文》:"地坪也"。

[譯文]:

"盛大權勢威力的形象,能使天下人歸附,歸附而不受到傷害,大地安定平坦通泰."

[辨析]

一字之差!帛書、今本此章首句"執大象",有人說是"執守大象". 帛書、今本作"執",是由于古字形相近而誤. 由于先秦無"勢"字,(上"土+八+土"+下"丸")即"勢"也. 只要誰掌握了盛大的權勢聲勢,誰就是偉大的強大的. 天下自然會歸順. 歸順不受傷害,皆大歡喜,大地就會平坦(坪)、安定、通泰。為什么說大地平坦安定呢?簡文為"坪",非帛書和今本的"平",而且簡文的"坪"字,是平在上,土在下,望文思義,大地平坦是也.法、術、勢中勢的倡導者,一直認定為[慎到],但追溯其源,[老聃]實其祖也 !

第三十九章

樂與餌,過客止. 古道之出言,淡呵,其無味也.視之不足見,聽之不足聞,[用之]而不可既(盡也)也.

[注釋]

1."出言":評論

2."既":盡也.

[譯文]:

"動聽的音樂與美味的事物,能吸引過往行人停留止步.對古時大道的評論,平平淡淡啊!它時那樣無滋無味.看它,看不見它的形跡,聽它,聽它,聽不到它的聲音,它的作用卻時無窮無盡的."

[辨析]

此章在今本35章后半部分,帛書110章.此章通俗近似口語.這是對道體的簡單和形象的描述.

第四十章

君子居則貴左,用兵則貴右.故兵者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.铦(xian)襲為上.弗美也.美之,是樂殺人.夫樂殺人,不可得志于天下.故吉事尚左,喪事尚右.是以偏將軍居左,上將軍居右,言以喪禮居之也.故殺人眾,以悲哀蒞之;戰勝,以喪禮居之. 

[注釋]

1."铦":利器,鋒利.

2.《左傳.莊公二十九年》:"凡師,有鐘鼓曰伐,無說侵,輕曰襲."因此,"铦襲",指輕裝突然襲擊.

[辨析]

此章是春秋時代和帛書戰國時代的區別很明顯. 簡本只有一次提到"故曰兵者非君子之器". 而帛書則多次提到,而且反復強調.可見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和時間持續遠超過春秋時期,對社會的破壞和國力的消耗很大. 所以:"兵,民之賊也,財用之蠹,小國之大災也."

最新回复 (1)
返回
发新帖